符國群: 新經濟下如何更好保護知識産權

《中國經濟時報》 記者 王晶晶    2018年06月01日

字體大小:

  日前,在第六屆民建“城市發展論壇”上,民建會員、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中國高等院校市場學研究會會長符國群就新經濟給知識産權的保護帶來的一些挑戰以及我們怎麼樣應對挑戰和大家分享了觀點。

  符國群認為,知識産權包含三個大的方面,即專利權、商标權、版權或著作權。

  這些年為什麼把知識産權保護法提到如此重要的高度?在符國群看來,這除了外部的壓力和内部的動力,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國已經開始有了知識産權保護的實力和底氣。截至去年,我國科技人員總數接近1億,研究與開發人員超過500萬。去年,我國的注冊商标申請量574.8萬件,連續16年全球第一。注冊商标總數達到1492萬件,連續17年居世界第一。可以說,我國政府、社會、企業,都高度重視知識産權和知識産權保護。

  就我國的知識産權制度而言,符國群認為有三個特點。一個是保護水平在逐步提高,且根據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狀況來調整,這在商标領域比較突出。二是商标保護是公權與私權的平衡。比如國家授予知識産權給企業,無論是專利權還是商标權,隻能該企業使用。所以,強調知識産權保護才能使企業的研發投資有收益。三是行政與司法的雙軌制加強了對知識産權保護的力度。

  與此同時,符國群表示,我國在知識産權方面還存在執法滞後、補償乏力、以罰代刑等問題。

  “新經濟對知識産權保護同樣帶來了一定挑戰,新經濟領域的競争最終體現在知識産權的競争。”符國群認為,新經濟主要有三個核心的要素。首先,它是以數字或者數字化為核心。其次是以網絡為核心。三是運用數字和網絡去解決某些問題,創造價值。在這個基礎上形成的新技術、新産業、新業态、新模式才是新經濟。新經濟實際上改變了财富創造的模式。财富的創造會越來越脫離物質性的東西,而基于數據和網絡的創造更需要知識産權保護,同時,知識産權的質量決定了新經濟拓展的深度和廣度。

  符國群說,新經濟帶來了諸如侵權主體多元、平台責任凸顯等一系列挑戰。一是共創與權利限制。新經濟有很多是共創的,消費者本身、供應商和經銷商等一起來創造。例如,很多創意實際上都是在網絡上吸收了大家的智慧。所以,共創是帶來知識産權權力的雛形界定。二是平台責任。三是專利數量和商标數量越來越多,在此,要避免隻重數量不重質量的問題。

  在對策與建議方面,符國群建議,首先,在中央層面,要适度提高商标、專利維護成本;明确平台公司審核與信息兩大責任;明确共創知識産權合理邊界;建立重點知識産權保護名錄;确立司法保護主體地位。其次,在地方層面,應注重産業集群品牌與區域品牌;整合知識産權激勵與保護資源;将知識産權保護納入營商環境考核。再次,在企業層面,應注重知識産權戰略并合規審核;請專門人員或機構對知識産權進行保護。總之,“普适性保護”與“重點保護”可能是未來可行的知識産權保護思路。未來,要進一步明确行政和司法的雙軌制,确定司法保護的主體,在這個前提下,我國的知識産權才有可能得到更充分的保護。

責任編輯:

中科彙聯承辦,easysite内容管理系統,portal門戶,輿情監測,搜索引擎,政府門戶,信息公開,電子政務